您的位置:主页 > 商朝历史 >

豆瓣日记: 郑州的商朝城墙

时间:2018-12-21 16:53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950 次

本文作者“瑞鹤”,欢迎去豆瓣App关注Ta。

豆瓣日记: 郑州的商朝城墙

商朝城墙下,一群踢球的孩子

我从小是在郑州长大的——从许多大人那里得知,这是一座不太有历史的城市,如果不是大清末年修铁路,这里原本也就是个叫管城的小地方——甚至当初平汉铁路也没打算从这里经过,那会儿的省城是开封。但是那里的黄河河床没办法架桥,铁路只能往西边偏移,从邙山的最东边过黄河。有了这个铁路枢纽,才会有后来的郑州。

后来从历史书上知道,郑州也是个历史很悠久的城市,商朝的时候也是做过都城的,城墙还在——只不过商朝在正经的历史书上差不多就是一带而过(封神榜关于商朝的信息都比历史书多,嗯),而且这个城墙坐落在管城区这边,郑州的东南这部分。我从小到大活动的范围大致是金水区这个区域,最南边也就是紫金山广场,所以说来惭愧,从小到大生于郑州,这里我竟然一次都没有留意去看过,那么商朝城墙就和二里岗啦,卷烟厂啦一样,是一些很近又很远的地名。

后来读书工作辗转北京上海。复旦边上那家鹿鸣书店是我在上海去得最多的地方之一,那个书店没有咖啡,没有猫,没有慵懒的午后小调,吸引我的是那里卖的很多跟中国历史相关的书。比如唐长孺的魏晋南北朝隋唐史讲义,李伟国写的宋代财政和文献考论,等等(讲真,这些书的质量比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要好不少,但还是感谢黄仁宇的那本书,让我从初中就知道正经的历史书长什么样,而没有被明朝那些事儿之类的带歪)不过自己的兴趣是在所谓的三代(夏商周,当然夏朝有没有另当别论),也就看了不少讲这段历史的书,像李峰写的西周的灭亡(副标题是中国早期的地理和政治危机)。那段在历史书上一笔带过的年代被各种对已有证据的解读写的非常精彩(比如对猃狁的记载,对很多青铜器铭文的再解释,诸如此类)——如果说有“颅内高潮”这回事,那么在我看来,对证据进行解读而得到理论的一整个批判性思维过程,就是一个让人激动不已的事情。或者用我自己的话说,嗯,那些形而上学之所以迷人,大约就在这样的颅内高潮过程?纯粹的学术,纯粹的艺术,莫不如是。

豆瓣日记: 郑州的商朝城墙

笔者书架上,先秦史相关书籍,表示这些连入门都算不上,但认真的读完会对很多事情有很不一样的看

所以关于早期中国,我至今还有很多藏书,尤为重要的是张光直。我虽然没有受过系统的考古学训练,但他的那些书会让我知道,考古学研究的对象是什么,研究的方法是什么,诸如此类。作为副产物,青铜器铭文的释读,一来二去竟然也能连字成章。对于邦国和封建也会有些自己的看法,诸如此类(考古学,商文明,这两本书是非常非常赞的)。

那么自然,我的一个想法就是有机会去围观下这些三代遗迹。很多东西去现场看遗址,跟在博物馆看遗物,是完全不同的感觉。这几年来回乡的次数算是屈指可数,但每次回去有机会都一定要看看商朝的这段城墙。

顺便说下,我个人觉得“以史为鉴”是一句非常功利主义且扯淡的话,既然历史的意义在于服务现在,那么对历史的解释为现在的需要服务也就理所当然,这种情况下想要认真治学从思维上就很难——何况人性也就那个样子,过去发生的悲剧一定会重来,这种借鉴意义何在呢? 所以,商朝的历史之所以吸引我,和这些历史研究摈除了许多功利主义非常有关。曾国藩的家书被很多成功学热捧,但你什么时候见过武丁的文字(其实也没有)被拿来做训诫的?

豆瓣日记: 郑州的商朝城墙

笔者手绘的郑州商代城墙的范围

在这个城墙之内的宫殿区据说是已经发现。在城墙之外,白家庄,向阳回族食品厂和张砦那里出土了好多窖藏的青铜器,大方鼎之类的。另外,人民公园那里也发现过一些居住的遗址,但我小时候去那里玩了那么多次却从没发现这里有遗迹(前年看考古学的一些专著,人民公园的居住遗迹是战国那会儿的居多,那会儿距离商朝已经过去很久了)。

郑州的这个城址有完整的宫殿,祭祀,说是都城似乎也没什么疑义,但问题在于这是哪个都城。主流观点说是亳都,也有观点说是隞都的。当然商朝前期到中期迁都频繁也是有各种假说,有说是因为气候,有说是因为各部落的势力此消彼长,等等等等。后来盘庚把都城迁到了殷墟那里就没怎么动过了。具体的郑州商城是哪个都城,鄙人并非考古学专业出身,未敢妄言。但隔着三千多年回望商朝,会有一种迷之萌点,嗯,前期的科技树都点在了迁都上(似乎元首也非常喜欢在几个指挥部到处乱窜,什么鹰巢狼穴一类,这个类比并不好但我还是会想到这个),到了安定下来以后,科技树又点在了祭祀和人殉上(不过祭祀和人殉似乎前期也不弱)。但在这么一个魔法攻击效果并不怎么好的世界,人殉和祭祀的科技树点的再高似乎也没什么卵用。有一种说法,周人伐商的时候,战车技术似乎来自苏美尔人。果真如此,那就不难解释牧野之战那会儿商军一触即溃了。祭祀和人殉的科技树并不能转换为及时战力,螳臂当车的步兵并没有魔法属性加成,那么他们面对那会儿的战车,下场是什么,不难想象——脑补了一下,当年的周武王或者姜子牙,没准儿在阵前挥一挥手(或者鹿尾巴拂尘),Panzer Vor, Los, Los!(德语的“战车前进”,二战时德国装甲兵经常会喊的一句话)在这一刻,古德里安,隆美尔,曼特菲尔和霍特灵魂附体(虽然时间顺序有点乱),在这一刻,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不是一个人!!

然后70万奴隶步兵或者被杀,或者被俘虏,都不用倒戈(如果70万是真的,这简直比1941年基辅包围圈还要猛,那次德国人俘虏的俄国人是60万,都已经号称是最大规模的包围战了),商朝就没了,嗯——这个脑洞很不学术,但的确是我想过的。

不过商朝的这段城墙还是在的。虽然这个遗址对应的时间不是商朝“帝国的毁灭”(那是朝歌的鹿台),但在这个城墙下看着它,或者登上这段城墙,还是会有很奇怪的感觉。

豆瓣日记: 郑州的商朝城墙

这段城墙目前钦定的解释是亳都遗址,嗯,那就假装是吧

豆瓣日记: 郑州的商朝城墙

一个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标记,虽然在很多人看来,就是一个破土堆有什么好看的

没记错的话这个商代城墙的考古发掘是1955-1959年进行的,当时郭沫若还赋诗一首来着, “郑州又是一殷墟,疑本仲丁之所都……” 联想到此君1949年以后的人设和其他诗作,表示这样类似打油诗的东西毫无违和感。

豆瓣日记: 郑州的商朝城墙

城墙上丛生的植物,这还是作为遗迹被修葺过,可以想象之前这段城墙可能更破败不堪

豆瓣日记: 郑州的商朝城墙

夯土的城墙,分层的堆砌痕迹

豆瓣日记: 郑州的商朝城墙

一个城墙的断面

豆瓣日记: 郑州的商朝城墙

断面上的土,经过了3000多年的叠压,被夯的很结实

商朝那会儿没有砖(战国和秦汉才开始有这玩意儿),筑墙用的是“版筑”,就是那个孟子说过的,傅说举于版筑之间,那个版筑。就是两片木板之间填土,然后把这些土夯实,再把木板撤下去,一堵墙就做好了。这样做出的城墙如果要高一点的话,一定是一个梯形截面,不然会有塌方的危险(其实真遇到大雨天估计这城墙也很危险)。所以古代的城墙建好之后还得时时修葺,表示这个是跨学科的技术活,傅说大约是在这个过程中展现了领导才能,所以被武丁拜相?

豆瓣日记: 郑州的商朝城墙

夯筑的城墙上会有窝窝,但这几个不太像,位置和大小都很奇怪,三千年过去了,那些窝窝如果有,早

豆瓣日记: 郑州的商朝城墙

在可以攀登的城墙上,种了草,铺上了木栈道,架设了石头的长椅——当年梁思成是不是想这么设计北

豆瓣日记: 郑州的商朝城墙

不管是木栈道还是水泥,城墙顶上早就物是人非了

虽然这些城墙的某些地段可以上去,但最好的观赏角度是站在地面上仰视这些3000年前的遗物,特别是夕阳西下的时候。

这个时候,我会忽然意识到,嗯,这段商代城墙是“永远几远”一个很现实的回答。

近代的历史,我记得Snow君带我去过南京的抗战牺牲空军的墓园,那是父辈,祖辈的很多往事,很多的照片可以述说的家事和国事。

再往前的很多历史,绝大多数人的群像都会沉默,会留下些因为各种原因不那么被忘记的名字,活在书里,活在屏幕上,活在游戏里。

有一个日本人的想法很让我着迷—— 人死之后会在山上休息30年,然后灵魂归于祖先(摘自大贯美惠子,神风特攻队,樱花和民族主义,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26800340/)。到最后,记忆中不会再有个体,取而代之的是模糊的,关于祖先的群像。

除了一些“因为各种原因不那么被忘记的名字”,还可以在我心中上演一幕幕的悲喜剧,什么本能寺啦,日德兰啦,元首的愤怒啦,诸如此类。

倘若时间跨度到3000多年,在那个时间上,“因为各种原因不那么被忘记的名字”都不会有,即使有,不会有人关心他们的喜怒哀乐。比这个再往前的时间点上,历史彻底模糊,化为昏暗的一团微光。

我之所以对博物馆的恐龙那么着迷,是因为我可以在它面前切身地感受,一亿年,两亿年有多久。这种问题不能想,想到的话,就会因为绝望和激动而不住地发抖。

但恐龙这个毕竟非我族类,如果把想法局限在人类本身,就会忽然发现,所谓的永远,以3000多年这么个可以丈量的时间,忽然就在这些巨大的土墙上扑面而来。

所以我前几天说, 自己的抑郁不光是童年阴影的原因,更多的缘由,大约是自己对许多几千年来都没有答案的终极问题的思索, 像这个,永远几远,这类不可能有答案,但很让人着迷的绝望。

豆瓣日记: 郑州的商朝城墙

商朝城墙的背面,杂草丛生

豆瓣日记: 郑州的商朝城墙

城墙废墟之外的公寓楼

豆瓣日记: 郑州的商朝城墙

商代的城墙上长了树,一些老人在这里锻炼

豆瓣日记: 郑州的商朝城墙

一些人在芳草萋萋的城墙上聊天

豆瓣日记: 郑州的商朝城墙

一群在城墙边上踢球的小孩子

一切鲜活的生命其实都有终结,连这座城墙也终究会什么都不剩下。带着这个想法去看,那些在城墙边踢球的小孩子会显得如梦似幻,不过,嗯, 一朵永恒的花,未必比盛极而衰又以果实轮回更幸福 。

所以在这样的绝望当中根本没有什么希望可以找寻,如果能找到一些,大约也就是释然而已——人生在世的三万多天,认真去活就好,嗯。

(全文完)

本文作者“瑞鹤”,现居上海,目前已发表了238篇原创文字,至今活跃在豆瓣社区。下载豆瓣App搜索用户“瑞鹤”关注Ta。

 

TGA标签: 豆瓣 日记 郑州 商朝 城墙 本文 作者


上一篇:王朝覆灭(二)-鹿台孤魂(商朝)
下一篇:中国历史上第二个奴隶制王朝——商朝
我要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